没有擎天柱的北汽新能源在哪里}

人可以从九点到五点或从很远的地方旅行。

时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的郑刚在去年7月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说,在他看来,生活和世界一样多样。

谁知道呢,这是个预言。

春节前,一则人事变动的消息打破了汽车圈前的喜庆气氛。

近日,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北汽新能源)宣布,北汽蓝谷董事、总经理郑刚先生因健康等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书面辞职申请。

在宣布郑刚辞职的同时,北汽新能源也对前政要郑刚表示感谢。

郑刚的名字对汽车界的人来说并不陌生,郑刚,北汽新能源之父,可以说是把北汽的新能源拉上来了。

然而,除此之外,外界对郑刚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报价。

在媒体的采访中,郑刚的名句在不同的场合被更多的谈论。

例如,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大潮蓬勃发展的时候,郑刚出人意料地说:与弯道超车相比,如何生存是最重要的事情。在北汽新能源初创之时,郑刚,也被称为汽车工业,正进入一个不确定的时代,技术突破。通过是关键。

对于文初人来说,他们要么去第九天至第五天,要么走遍世界,这只是郑刚的基本操作。今年1月28日,北汽新能源在昆明正式召开2019年北汽新能源全球价值链伙伴关系大会。当郑刚以三个祝福结束他的演讲时,大家都认为这只是他另一个著名的句子。

尽管郑刚的正式辞职声明引用了健康原因,但很明显,这是一个不可能更充分的借口。

郑刚的辞职有其不可言喻的含义。

对于郑刚来说,北汽新能源就像自己的孩子,郑刚要面对的是把自己抚养的孩子送出去。

北汽集团多年亏损。北汽集团正试图扭转这种局面。北汽新能源与北汽一体化是集团高层化趋势的路径。

直截了当地说,就是让北汽新建的新能源填补北汽股份的空缺,这是一个直接的整合——带走整体。

数据显示,近年来北汽股份亏损逐年增加:2014年北汽股份亏损19亿股;2015年北汽股份亏损33.4亿股;2017年北汽股份亏损75亿股。

也就是说,北齐自治板块近几年来一直没有扭亏为盈,相反,其空洞也越来越大。

正因为如此,北汽集团总裁徐河一表示,预计到2020年,北汽将不再在乘用车范围内独立生产和销售燃油动力汽车。

由此可见,北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新能源领域,郑刚的新北汽能源已成为受害者。

郑刚不愿意白白地把他辛苦抚养的孩子送走,另一方面,北汽的新能源本身也处于危险之中。

目前,在终端市场上,北汽新能源产品除关键产品EC系列外,销售情况较差,今年初刚设定的17万-20万辆的销售目标已调整到10万辆。

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减少也损害了北汽的新能源,你知道,北汽新能源主营车型EC系列补贴价格只有488800元到628800元,这可以说是大多数牌照有限城市的品牌持有工艺品。

但是随着补贴的减少,很难说这些车型在市场上的竞争力有多强,根据2017年北京新能源汽车记录的公告,北汽新能源汽车几乎覆盖了所有的新能源汽车,而北汽新能源在76款精选汽车中占了20%。

根据北汽新能源报告,2017年应收帐款总额49.59亿元,而2017年北汽新能源总营业额仅109亿元,年利润仅5800万元,净利润率仅为0.5%。

也就是说,近年来北汽新能源的崛起是基于相关部门的巨额补贴。如果我们放弃补贴,北汽新能源将很困难。

在此基础上,郑刚在任职期间提出了擎天柱的总体规划,旨在通过投资基础设施提升北汽新能源系统的竞争力。

根据擎天柱计划,到2022年,北汽新能源项目将投资100亿元在全国建设3000个光存储和交换电站,50万辆电动汽车投入使用,5 GWh以上的级联储能电池投入使用。

然而,北汽新能源建设一座与电池相连的电站的成本近500万元,建设3000座电站的成本可能超过其计划的100亿元,这对北汽新能源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然而,随着郑刚的突然离去,擎天柱可能在子宫里死去。

据最新消息,郑刚辞职后,北汽集团新能源汽车管理现任部长马凤烈将接任北汽新能源董事、总经理。北汽集团董事长徐河一也将担任北汽新能源的党委书记和董事长,即北汽集团董事长徐河一将亲自负责北汽新能源。

独立杀死北齐的徐和仪能激活北齐的新能源吗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文学资讯网_教育文学_起点文学_历史文学 » 没有擎天柱的北汽新能源在哪里}

赞 ()

相关推荐

评论